第349章 斩杀敌将李铭霄

小说:本王不吃软饭 作者:帘卷西疯 更新时间:2020-05-25 11:31:56 AM
  
第349章 斩杀敌将李铭霄

朝阳看着江面上将近二百来艘的船,嘴角勾起一抹笑。

“将这些船全都划进东鱼城!”

“是!”

其实东鱼城和齐河之间有一条水道。不算宽,也就两丈的样子,按着砚雪战船的尺寸,一次只能通一艘。

这也是砚雪不直接从水路进攻东鱼的原因。

派出不到一千人将战船全部划走,又与另一边包抄过来的一万大军会合,朝阳率着不到两万人马,循着砚雪将士的踪迹围杀上去。

慕容景挥出一剑之后,身影便朝着下方的李铭霄急速掠了下去。

身后几百雪影卫如离弦的箭紧跟而上。

“杀——”

五万骁骑卫齐齐大喊出声,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天际。

看着面前的人轻轻松松跟着秦王就飞走了,晋王殿下有点着急,有点受挫。

于是他狠狠一夹马腹,裹在二十余雪影卫中间,也跟着大军冲杀了上去。

再看砚雪国这边,早就崩不住队形了。李铭霄见秦王直直的朝着他而来,目标显然是他!

于是赶紧就一个闪身退到了大军之中,同时嘴里大喊道:“生擒云墨秦王者,赏黄金万两!封良田千亩!连升三级!”

要不怎么说朝阳一点儿也看不上李铭霄这个手下败将,这时候李铭霄喊的这一嗓子简直适得其反。

愚蠢如猪!

云墨秦王是谁?能是随随便便就被生擒的?还黄金万两,给十万两都没命花!

两个副将也狡猾,和泥鳅似的,紧跟着李铭霄的步伐就缩进了大军中去。

前排弓箭手见冲天而来的黑影,呆愣了一瞬就本能的搭弓上箭!

李铭霄已经缩进大军的中央,扯着嗓子喊道:“给本将冲!拿下云墨秦王!封侯拜相!”

“……”

说的跟真的似的。

将士们虽然不傻,知道这话也就是哄着他们去卖命,但是没办法,作为一个战士,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了!

不过就是瞬息之间,第一波箭矢飞上半空,密密麻麻朝着秦王殿下而去!

就在第一波箭矢刚刚到了身前一丈之时,第二波又紧追上来!

慕容景半空中一个旋身,古剑在手中简单的划了一招,再回身时便带了凌厉的剑气!

手腕一翻,横剑一扫,便将迎面而来的羽箭尽数弹了回去!

唰唰几声,弹回去的箭将正要再次搭弓的弓箭手们『射』倒在地。

顿时哀嚎声此起彼伏!

拿着盾牌的赶紧举起盾牌,一边扯着还能走的同伴一边往后退。

然而慕容景的速度更快,砚雪国的将士们只来得及看见黑影一闪,然后便听见了他们李大将军的哀嚎!

慕容景并没有下杀手,留了活口的。

他手里的剑染上了血『色』,剑尖刺入李铭霄颈中半寸,鲜血沿着李铭霄的颈项流了下去。

李铭霄惨叫之后发现自己还没死,还能呼吸,脑袋也还在脖子上立着。

周围的砚雪将士纷纷将两人围在中间,举着手里的兵器想上前去又不敢。

“将、将军!”

不喊还好,这一喊,李铭霄腿一软,再也站不住,直直的跪倒在地上。

幸好他手里的剑可以杵着,要不然直接就瘫倒在地了。

慕容景居高临下的看着人,眼里透着冷意,“李将军,别来无恙。”

别人不知道这话的意思,李铭霄是知道的。当年慕容景之所以被人暗害围攻,里面可是有李铭霄的大功劳。

李铭霄看着面前的慕容景,抖着嗓子道:“你、你的腿不是……”

“本王的腿?这不是好好的么?”

“不、不可能!明明、明明是——”

李铭霄说不下去了,他震惊的看着面前的慕容景,恍悟道:“莫非你一直在装病?!”

慕容景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,“现在醒悟,为时已晚。南宫遇呢,是不是正打算和欧阳黎亭联手?再图云墨?”

李铭霄又是一震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话说出来才发现自己居然招了,李铭霄恨不得将自己舌头咬下来。

慕容景冷冷一笑,将剑收了回来。

“南宫遇本事不大,野心倒是不小。你回去告诉他,一个月之内,本王必将挥军奉天城下!”

奉天城乃砚雪国都。

正在缠斗的两方将士因为慕容景这话而停了下来,雪影卫收剑,齐齐落在了秦王身后。

两个副将见状,赶紧过来搀起李铭霄就走。

刚刚走出两步,就听见身后的慕容景道:“慢着,本王没让你们走。李将军,自己上路吧。”

李铭霄是没什么,两个副将就怕了,齐齐浑身一个哆嗦,抓着李铭霄的胳膊没放手。

两人倒也默契,对视一眼之后,迅速将李铭霄带到了一丈开外的砚雪军中,其中一个副将回身大喊道:“大家拼了!反正都是死路一条!为国捐躯还能博一个好名声!大皇子将来荣登大典也不会忘了你们的家人的!”

这副将说话的水平就比李铭霄高多了,起码拿家人来说道,效果就好多了。

于是刚刚停息下去的交战声立即又响了起来。

被两个副将架着的李铭霄心想,反正慕容景的意思是他可以走,那就趁着现在跑路!

于是他一手捂了还在渗着鲜血的脖颈,一手提着剑,吩咐两个副将道:“你们跟本将走!和本将杀出一条退路来!”

两个副将其实比李铭霄有气节多了。

两人虽然怕死,但怕的是窝窝囊囊不反抗就死,要是换一个轰轰烈烈的死法,两人是不怕的。

所以这时候,一听李铭霄话里的意思是要抛下大军独自逃走,两个副将便犹豫了。

且不说逃将会被万人唾骂,就说能不能逃得掉,都是个问题!

于是两个副将一合计,干脆就将要跑的李铭霄拉住了,道:“李将军不可!这时候您一走肯定军心溃散!咱们人并不比他们少,拼死一搏兴许还有机会!”

李铭霄一梗,急道:“不行,本将还要回去给大皇子传递消息!怎能耗在这里?!”

其中一个副将毫不留情的道:“李将军在说什么胡话!船都没了还怎么走!现在正是需要您稳定军心的时候,怎能溜之大吉?!”

况且溜也溜不掉!

不出意外,先前那两箭一定是云墨的秦王『射』出来的,那样的箭术,他们能逃到哪里去?最后还不是被『射』成刺猬的下场!

其中一个副将已经看穿了李铭霄怕死的本质,当即就折身往回,嘴里道:“末将就不送李将军了!”

“你,你给本将回来!”

李铭霄才不想孤零零一个人逃,起码也得拉两个垫背的,到时候有『乱』箭什么的,还能有人给挡一挡!

于是在身边仅剩的副将也犹豫起来的时候,李铭霄一把扣住了副将的胳膊道:“他要犯傻让他去!反正不缺送死的!你和本将一起逃!将来荣华富贵少不了你!”

副将其实不想跟着逃,他虽然怕死,但知道逃和不逃其实一样,甚至,逃了会死得更快!

但是李铭霄是他的上司,不能就放着不管。

这时候副将就显出‘愚忠’的特质来了,一把扶过李铭霄,又招呼了几个离得近的将士,齐齐往回退。

然而,退得越快,碰上的也就越快。

朝阳正带着人马包饺子呢,就看见了夹着尾巴迎面逃过来的李铭霄。

朝阳和李铭霄可是‘老朋友’了,两年前的一战,让李铭霄狠狠记住了江卓和朝阳的名字。

这时候可谓是冤家路窄了。

李铭霄刚刚带着副将翻过一个土坡,就看见黑压压往回包抄的云墨大军,吓得一个哆嗦就又从土坡上滚了下去,顿时将跟在他后面的副将压了个结结实实。

副将在李铭霄身下呻『吟』了一声,“李将军你没事吧?没事就起来继续跑啊!”

“……”

李铭霄这时候觉得自己的脖子不是流血,而是漏风了。

他呼哧呼哧喘了两口气,一手撑在副将的肚子上挣扎着坐了起来,按得副将又是一声痛呼。

朝阳眼神好着呢,早就看见土坡上冒出来又缩回去的人头是谁的,他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,对着身后的雪影卫道:“给我弓箭!”

身后的雪影卫闻言,立即将手里的弓箭递给了朝阳。

朝阳挥手,示意身后的大军停止行进。

他把箭搭在了弦上,将手里的弓拉得满满的,眯着眼瞄准着李铭霄所在的那个土坡。

李铭霄这时候就如热锅上的蚂蚁,心急如焚。前有拦截,后有追兵,这处境不是一般的悲催!

他心底忍不住就埋怨起两个自作主张的副将来。本来慕容景都说了要放他走,这下子好了,慕容景留不留他的命都难说!

就这么想着的时候,李铭霄就感觉到身后的厮杀声越来越近,是砚雪的将士节节败退了。

跑来跑去还是得和将士们一起。

李铭霄看了一眼被砸在地上还没爬得起来的副将,狠狠咬了咬牙就站起身来。

就这时候,身前身后两道利箭破空声齐齐而至。

李铭霄瞪大了眼,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,随即身体‘砰’一声重重砸落在地,浑身抽搐了两下,眼一翻便没了声息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