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

小说:夏家爱恋三部曲之前世今生 作者:顾雅晨 更新时间:2020-07-03 01:32:32 AM
  
第十二章

沐浴过后的夏舒晨站在他家的阳台上看着山下明亮的万家灯火,她双手抱紧颤抖的身子,说不害怕是假的,一个人在异地坚强了七年,七年来,她拒绝了所有人的示好,包括远在台湾的父母,她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,现在的她,就想经过了一场地震后,生还下来的奇迹,但她就像一颗易碎的玻璃,一不小心,她就会被摔坏,她需要一个港湾,需要一个停泊处,但如果可以给与依靠的不是他欧阳络緈,那这辈子,爱情就失去了味道,生命就此失去了味觉,虽是不会死去,但活着也没有意义。

‘拿去。’欧阳络緈一杯牛奶递到她跟前,她盯着牛奶,久违的熟悉感涌上心头。

‘谢谢。’她轻声道,从他手上接过牛奶,牛奶杯上传来他掌心的温度。

她凝视着他,淡笑不语。

他们错过的这些年,她反复的困在自己的梦境里,七年过去,他还是出现了,是不是说明了这一辈子

他们注定了牵扯不清?

‘早点睡。’他略过她的目光,不想去窥探里面有几分真实。

他转身欲举步走出房间,却被一只小手抓住了衣袖。

‘你还有什么事?’欧阳络緈没有看她,这个时而倔强,时而懦弱的女人,早已让他心力交瘁,他不得不承认,在与她重逢之后,十八岁那年爱着她的赤热之心,已再次燃起深深的火焰。

‘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’夏舒晨咬唇,有一大堆难以启齿的话要说,她知道自己七年前的懦弱伤害了他,时隔七年,她才暮然发现,原来这辈子夏舒晨与他欧阳络緈注定要狠狠得纠缠,至死方休,不管他现在还爱不爱她,不管他是不是非她不可,也不管这辈子会不会再是个悲剧,她也愿意飞蛾扑火,再次与他相爱。

她深吸一口气,欲言又止的再度抬头凝望着他的背影。

她眼里闪烁着光芒,爱情是如此热烈,再次燃起义无反顾。

‘再不说我就去睡了。’他举步。

‘你还要我吗?’她慌乱的脱口而出,红晕悄悄爬上她俏丽的脸蛋,既然七年过去,她还爱他,那就爱吧,人生只有一回,哪怕这辈子还是个悲剧。

他猛然顿住脚步挺拔的身躯僵硬的转过身。

‘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?’

欧阳络緈双眸满是惊讶,他望着她,但只见她满脸羞涩,主动走到自己面前,张开双手环抱住他壮硕的身躯。

‘络緈,对不起,我们错过了七年,我们不要再错过了好吗?’她把脸贴在他的胸口,聆听他的心跳,熟悉的气味萦绕在鼻尖,她不禁红了眼眶。

欧阳络緈一颤,双手想要拥抱她时,耳边却不应景的回响起七年前她说的话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欧阳络緈,我们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,绝对不可能的,就这辈子,你放过我好吗?

我喜欢的是站在世界的顶端上的人而你什么都不是!

他停下原本想要拥抱她的双手改而大力的推开她,她被他大力的推倒在地,犹如推出心门。

夏舒晨抬眸,眼眶泛红不可置信地看着他。

‘呵,七年以前你若是如此,我会很高兴,但现在是七年以后,是你求我放过你的,你难道不记得了吗?怎么了?为了你总经理的位置连身体都可以出卖吗?’

夏舒晨抿唇没有说话,原来她在他心里就是如此难堪的一个女人?

‘我说过,就算你求我,我也不会要你,现在打算求我了吗?为了你的位置,为了你的事业?打算求我了?’

他的话不堪入耳,但夏舒晨没有反驳低下头,眼泪夺眶而出,这辈子,还没开始就是悲剧呢。

欧阳络緈看着她单薄的身子,微微颤抖,他知道他又一次狠狠地伤害了她,伤害了最让自己心疼的女人。

可自己疼了七年的心怎么办呢?

他绷紧着脸,脱下身上的外套,丢在她身上。

‘你不会再有机会踏入我的世界!’他甩袖转身而去。

夏舒晨跌坐在地,抱着有他专属气味的外套把头埋进双膝里,失声痛哭。

次日,阳光普照,天气晴朗吹着徐徐的凉风。

夏舒晨带着浮肿的眼睛下楼,不出所料,他一早就出门了,她没有抱怨,告别管家,她踩着高跟鞋一步一步走下山去拦出租车。

回到家疲累的洗漱一番,午餐时间才进公司。

谁知一进公司,所有人都对着她指指点点的,让她浑身不自在。

就连进到办公室,平常温柔可人的林依依也用奇怪的眼光打量她。

‘总经理。’

‘干什么!怪里怪气的!’

‘您要不看看这个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’林依依递过平板电脑。

‘什么东西啊!’

她低头一看,立马血液沸腾。

她居然登上了娱乐新闻头条!这真是光荣!她自嘲。

夏氏集团总经理夏舒晨疑似想要卖身上位,进而诱惑夏氏集团王世凯,怀疑诱惑不成一怒之下找人怒打王世凯董事长!

下面还付上王世凯被打得像猪头的照片

啧,现在的媒体真是捕风抓影,乱来!她绝对会告的他们关门大吉!

抓着平板电脑的手指关节泛白。

‘总经理!别扔!人家存了两个月的工钱才买的啊!’林依依深怕心爱的平板电脑在大人手上粉身碎骨。

‘啧,我又没要扔!’

‘林秘书,给我联络这家杂志社的老板,给他两个选择,一,登报道歉,二,关门大吉,你应该知道怎么做。’她冷哼一声,名誉这种东西虽是浮云,但她绝对不会轻饶这些兴风作浪的小人!

‘是,总经理。’

她将手中的平板电脑给回她,屁股还没坐上办公椅,何旭阳就像风一样冲了进来。

‘你又干嘛?’

看他一脸着急的样子,肯定又是不好的事,她有没有不听的选择呢?

‘欧阳金控的副总通知我说昨天我们提出的那份合约出了一些问题,让你立马过去一趟!’

靠,拿来的那么多事儿呢!

‘我知道了,我收拾收拾,等等就过去。’这些人能不能让人休息,她腿还酸着,早餐都还没吃呢!

‘要我陪你吗?’他看着她疲累的神情,心中浮起一丝心疼。

‘不需要了,我能搞定,走了!’她潇洒的挥挥手走出办公室。

何旭阳凝望她的背影,他好想当她的港湾,让她停歇。

欧阳金控办公楼顶,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,在他怀里拥着一个女人。

‘优悦,你怎么不通知一声就来了?’他醇厚的声音里听不出情绪。

‘人家想你嘛。’那个女人用唇封住他的唇。

那个女人妩媚性感,是台湾当今炙手可热的模特儿—优悦

而当夏舒晨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场景。

然而在她的眼眸看清欧阳络緈怀里那个女人的脸蛋时,她开始痛恨命运的作弄。

她冷哼一声,这命运果然不让人舒心!

王玉倩,这辈子,你还是如此吗?如此的阴险,如此的卑鄙?

三个人的命运就像枷锁,怎么也逃不开。

‘欧阳络緈。’她闭上眼睛,不想看见刺痛她眼眸的任何画面。

欧阳络緈和优悦停下动作,优悦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女人,这个女人好眼熟,她在哪里见过吗?

‘夏总经理,有事吗?’欧阳络緈拍了拍优悦示意她起身,看着夏舒晨的目光多了一抹玩味。

‘你现在应该不适合谈公事。’夏舒晨看了看他身边的女人,胸腔燃起一股熊熊烈火,但她知道,这不是她的范围。

‘怎么会?进来吧,优悦,你等会儿。’

他站起身,拢了拢外套走到办公桌后坐下。

夏舒晨直径越过那个碍眼的女人,坐到他面前,她深呼吸,胃部紧紧地收缩,让她不适的蹙起眉头,冷汗直冒。

‘这个方案,是我昨天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’

‘先把你身体养好再来跟我谈方案。’他截断她的话,看着她面如白纸,心脏居然跟着她的皱眉一缩一收,实着难受。

‘嗯?’她讶异的抬眸看他。

一旁滑着手机的优悦闻言不禁眉心一拢,这女人到底是谁?

‘今天不谈了,你回去吧。’他摆了摆手。

‘欧阳络緈,我没有时间跟你耗!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这个合约!’她一手捂着胃以减缓它的疼痛,但是还是忍不住提高了嗓音。

‘那是你的事。’他的声音里多了份冷漠。

‘你不要太过分。’她咬牙狠狠地看着他。

‘你也不要太超过。’

他站起身举步,夏舒晨张开手臂挡住他的去路。

‘让开。’

‘不,让。’

胃部传来阵阵的锥心之痛,让她一直皱着脸,无法放松。

‘夏舒晨。’

‘络緈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’她软软的声音溢出口,随后她两眼一翻,就晕了过去。

欧阳络緈将她柔软着身子拥进怀里,不由的叹气,他就知道,有些本质,是时间无法抹去的。

他把她拦腰抱起,往外走。

‘络緈,你这是?’一旁的优悦见状连忙起身。

‘优悦,我说过,不要干涉我,你回台湾去吧。李秘书,备车。’他沉声道,直径越过她。

优悦没有说话,只是阴霾渐渐布满她整张艳丽的脸蛋。

欧阳络緈的偌大的别墅里,夏舒晨苍白着脸躺在床上,沉沉入睡。

她好久没有睡一个好觉,每每一闭上眼睛,所有的过往曾经就像电影般出现在她的脑海中。

欧阳络緈刀刻般的五官,在午后的阳光照耀下,没有一丝暖意,此刻,他紧锁眉头坐在夏舒晨的床沿边,脑中不断回放医生所说的话。

‘夏小姐她营养不良加上操劳过度,再加上饮食不定时造成胃病,身子已经无法负荷,必须长时间的好好休息调养,如再操劳下去,后果恐怕不堪设想。’

该死!这七年她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!

他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,拿出手机,拨通她秘书的电话。

‘林依依,夏舒晨她的胃病是什么时候有的?’他沉冷的嗓音,透露出他的不悦。

‘额,大概两年前吧,那阵子,她刚当上总经理,做事没日没夜的,恩,还时常忘了吃饭。’林依依在电话那头着实捏了把冷汗,得罪谁都行,绝对不能得罪**oss,只是总经理是怎么了吗?

’明天开始,夏总经理放假,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。’

没等那边的回应欧阳络緈挂上电话,转身看着床上的人儿,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冬天渐渐降临,气温越来越低,被窝里的人儿,不禁往被里缩了缩身子。

她迷蒙的睁开眼,陌生的色调落入眼帘,警惕的看了看黑暗的四周。

‘起床,吃点东西。’忽地灯开了,伴随着一声冷漠的嗓音。

熟悉的声音,让她放松戒备。

她吃力得想坐起床,但身子的疲累让她一阵发麻,放弃的躺会被窝里。

夏舒晨啊夏舒晨,你真是越来越没用了。

‘别赖床。’

他走近她的床边,庞大的影子笼罩着她整个人。

‘络緈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’她柔柔的嗓音唤他,长开双手,她愿意再依赖他一辈子,再让她幸福一辈子就好。

‘夏舒晨,别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’

话虽如此,但他依旧弯下身把娇小的她拦腰抱起。

她就知道,他的心里还有她!

‘络緈,对不起。’夏舒晨把头埋在他怀里,双手紧紧攀着他的脖子。

‘我不接受。’七年来,他是恨她得,恨她那么狠心将他拒之门外,恨她那么绝情一走了之,但他知道,不管如何,自己根本无法拒绝她,自古以来,爱是恨的两倍。

‘络緈。’

他没有说话,自径走到厨房,把她放在餐桌前,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的清淡小菜

‘喝粥吧。’

欧阳络緈没有要跟她一起用餐,双手插进口袋,准备回书房。

‘络緈,我们之间本不该这样。’她站起身拉住他得手臂。

他回头,抽回手臂,双眸燃起熊熊烈火怒视着她。

‘那我们本该怎么样?!当初是你让我放过你!而你现在这么做是什么意思?我快被你逼疯了你知道吗?’

‘对不起。’她低下头喏喏得道,这是七年来,第一次她没有办法抬头挺胸。

‘对不起?真觉得愧疚吗?你只是害怕我报复你!用夏氏报复你!用你好不容易爬上的位置报复你!对不起夏舒晨,你没那么重要,我已经不爱你了,你知道吗?这七年来,我们之间的情分早就已经用完了,你给我的那一巴掌的时候你就该想过会有今天不是吗?’

她本以为,她的心早就已经防备好所有伤害,原来没有,原来她还是会痛,原来在听见他亲口说不爱她时,她的玻璃心支离破碎再也无法缝合。

这是真的吗?是真的吗?

夏舒晨看着欧阳络緈,她没有答话,她红着眼眶望着他的双目。

‘呵,原来如此,用完了是吗?好,那我有什么理由留在这里?如果你觉得我是如此不堪的女人那你就把我扔进医院就好了!为什么要带我到你家?’

‘是你爸妈托我照顾你的,虽不愿意但总不能忤逆长辈吧?夏舒晨,我早就已经不是非你不可得欧阳络緈了,不用想那么多。’

‘那谢谢你的照顾!’既然如此,她也不需要任何照顾,不再需要任何人!

她红着眼穿着单薄的睡衣就夺门而出,她需要清新的空气。

她奋力的跑,把一切抛之脑后,而当她看见在花园里的人造湖时,她用尽了所有力气跑上前,一刻也没想的,投身跳进去。

原本平静的湖激起一阵阵的涟漪。

她任自己沉重的身体往下沉,她闭上眼,耳边只有自己的呼吸。

我已经不爱你了你知道吗?

他的话语却缠绕在脑中,好想忘记这一切,她是如此的懦弱,如此的不堪一击,一直以为自己可以过得很好,以为没有他她也能快乐的活着,但原来这一切都是自以为是。

没有他的爱她活不了,没有他爱她,她不想活。

追在她身后的欧阳络緈,在看见她毫不犹豫跳下水的那一刻,他的心跳再一次停止了,就如同七年前她差点被车撞的那样停止。

她疯了!

欧阳络緈快速的投身进湖里,快速得游到她身边,大力的捞起她已经沉入水底的身子快速往岸边游去。

‘夏舒晨!你疯了吗!’

欧阳络緈对着正在用力呼吸的夏舒晨大吼

‘是!我疯了关你什么事!你不是不爱我了吗!你滚!我不需要你可怜!你滚!’

‘别闹了,我求你别闹了。’

欧阳络緈拉过她把她紧紧搂在怀里,深吸一口气,幸好她还在。

夏舒晨紧紧靠着他炙热的身躯,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。

‘络緈,不要不爱我,好吗?’她恳求地说,他和她是命中注定,她怎么可以失去他?

回应她的是欧阳络緈炽热而温柔的吻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