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当爱情变成过往

小说:夏家爱恋三部曲之前世今生 作者:顾雅晨 更新时间:2020-07-03 01:32:38 AM
  
诺大的办公室里,两人默默无语。

欧阳络緈坐在办公桌后,双目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她。

坐在他对面的夏舒晨则暗暗地打量着他这些年的改变。

果然男人如酒,男人如酒,随着年龄的加持,会越来越醇香,越来越有诱人的魅力。

但是不难看出他这七年的改变,他身上不时散发出冷漠的氛围。

这很陌生。

让她怀疑,会不会下一秒空气凝结,而她就被冻死了。

‘你叫我进来就为了这样盯着我看?’她终于受不了他的沉默,率先开口打破这冰点的气氛。

‘我们公司不会和你们签约。’欧阳络緈勾起嘴角,这算是报仇吗?如果硬要承认,那就是吧。

‘为什么?’她提起嗓子问,这是公报私仇吗?

‘不为什么。’他耸肩。

‘这个案子对我们公司很重要,我非得到不可。’夏舒晨斩钉截铁的说,她不允许自己就这样认输。

‘那么重要吗?’他一副你有本事就求我的样子。

‘欧阳总裁,我希望你公私分明,如果你还在意年少时哪一点小事,那你未免太小肚鸡肠了!’她深吸一口气回呛,皱起秀眉,这男人是故意的!

‘夏小姐,我想你表错情了吧,谁会在意那小破事,是你的能力,让我质疑,你有没有资格去掌控这个案子!’

一句夏小姐撇开了两人之间的情分,让夏舒晨为之一怔,那是多陌生的称呼。

但更让她不满的是他居然怀疑她的能力!

‘你怀疑我的能力?这四年来我所经手的案子都是赚大钱的案子,我绝对相信自己的眼光!’她反驳,不服气的怒视他,凭什么质疑她!

‘看来你的社会经验还不是很够,被别人质疑了就该努力去证明,而不是在这跟金主相视怒骂!’

‘金主!好!我们来谈论细节!’

夏舒晨气得脸颊泛红从公事包拿出文件双手大力的摊开文件,扔在他面前,谁料,欧阳络緈站起身拿起文件,大力的往地上一扔。

‘夏舒晨,是你不够敬业还是你不够专业!我现在是你的投资人!你的态度这样对吗!’

‘明明是你公报私仇在先!还要我专业!你会不会要求太多!’

夏舒晨站起身仰头怒视身高180cm的他!

‘是公报私仇又怎么样?现在欧阳集团是我在做主,批不批这份合约是我,说了算!’

他微撇嘴角,嘲弄的看着夏舒晨。

‘你到底想怎么样!’

‘我想怎么样?你说呢?我当然知道这份合约的重要性,如果你丢了这份合约,你势必要滚回夏家做你的夏大小姐了吧?’他挑眉询问,其实他早就知道这份合约的重要性,他说过,总有一天会把她踩在脚底下。

‘你到底想怎么样!’

‘既然高贵的夏总经理都开口了,那我就直说了。’

她心跳如雷,抿着嘴等着他的下一句。

‘当我的床伴,如果你想保住这个案子,想保住你总经理的位置。’

他玩弄的眼神就像数把利剑,就快把她整个人刺穿。

夏舒晨脚步踉跄回到办公室里,耳边还回荡着他轻浮的言语。

她握紧双拳,脸色苍白满眼通红的坐在办公椅上,闭上眼。

这是明明白白的报复,他到底当她是什么,玩具吗?

他不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人,不再把她当成手心里的宝贝呵护着。

现在她不过是一个可以让他随意践踏的女人,他是有这么恨她吗?

‘夏舒晨,你记住,以后就算你求我,我也不会要你。’

他年少轻狂的话语,在她心里回荡,已经结巴的伤痕,再度鲜血直流。

秘书林依依在门口敲门。

‘总经理,你没事吧?胃疼又犯了吗?’秘书林依依看着她一脸苍白的样子,担心开口,总经理从上位以来就比别人拼命,根本不按时吃饭,还曾经胃出血被总裁强制下令呆在医院两个星期!

‘帮我温杯牛奶进来。’她虚弱的说。

‘好。’

到底应该怎么做,她能为了上位而出卖自己的身子吗?她什么时候走到了这么可悲的地步?

床伴过后呢?看他成家吗?她还要在他婚礼角落独自捡起碎了一地的心,再自己缝合吗?不,她做不到,今生,她不要再做悲剧的女主角!

她拿出包里的手机,播出临走前欧阳络緈帮她输入的号码。

‘欧阳络緈。’他醇厚的声音从电话彼端传出。

‘是我。’她出声,伸手按着心脏的位置。

‘我知道。’

‘我会做出一个你满意的方案,但你的提议,我不接受。’她试着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心静气一些。

‘那不管你做多少方案我都不会满意!’

‘你根本就在刁难我!’她受不了的怒吼。

‘你也太迟钝了吧?如果做不到,你就准备回去当你温室里的小花吧,毕竟商场上的尔虞我诈不适合你这种软弱的女人。’

他讽刺的声音刺酸她的耳膜。

‘你下流!’

‘谢谢夸奖。’

嘟的一声,电话那端她狠狠的挂上了电话,欧阳络緈勾起嘴角的弧度。

夏舒晨,这下,你想逃也逃不了了。

夜空星辰明亮,夏氏集团只剩十五楼的灯火还亮着。

夏舒晨只身埋首在工作中。。这些年来,办公室就像她的家,她常年加班,反正睡觉对她来说是种折磨,这样的生活她早已习以为然,而对于欧阳络緈的刁难七年来她早就练就了永不放弃的功夫,不管客户再怎么难搞,她相信一定会有解决的方案。

‘哟哟,我说谁那么勤劳呢,原来是夏总经理啊。’

一个猥琐的声音打断了夏舒晨的工作她不悦的皱起眉头,心中警铃大作。

‘我说谁那么空闲,那么晚回来办公室,原来是王董事长。’

她瞪着眼前肚满肠肥的中年男子,越看越恶心,偏偏他王世凯,是夏氏集团在纽约的掌权人,他手上有百分之十五的股权。

‘夏侄女,怎么那么拼命呢?我不早说,让你做我的情妇,我保证让你一辈子衣食无忧!’他的表情就像老虎看见了兔子那样,又兴奋又期待。

夏舒晨警戒的看着他,这个老男人,每天在说话上羞辱她就算了,现在还敢光明正大的上来,还是这大半夜的,要真发生什么事,怎么办呢,怎么办。

‘我也说过了,我夏家就足够我吃一辈子了,我一点都不稀罕。’口上逞强,却小心翼翼的挪动椅子往后退。

‘你这么说就见外了,你干嘛越退越后呢,咱们来聊聊,你为公司这么的拼命,我应该好好奖励奖励你啊!’

王世凯一步一步地走向她,她则一步一步的往后退。

‘你到底想干什么!’她提高嗓音怒喊,这三更半夜的,谁来救她!

‘这儿又没有外人,你就别害羞了,你过来,你过来呀,只要你肯跟我,我可以把手中百分之五的股权过户给你!’

他的脚步越来越快,她看向身后的落地窗,已经退无可退。

现在她后悔极了,当年怎么不多运动呢,每到紧张时刻,脑袋都当机,当年还有欧阳络緈帮她挡着,现在谁也没有,怎么办呢!

‘你不要再过来了!谁稀罕你的股权你给我滚!放开我!放开我!’

王世凯已经走到她面前挡去她的出路,拖过她的手往自己怀里扯,整个人像一座山一样把她压倒在地!

‘你走开!走开!救命啊络緈!救命啊!’她眼泪一串一串的往外掉,大力的推着身上的男人,拼了命的挣扎,他的身上充斥着让人恶心的气味!!

王世凯动手用力的撕开她的衣服,顿时她嫩白的肌肤曝露在空气中。

‘你别叫了!你越叫我就越兴奋!’

‘你走开!你这个禽兽!你走开!’夏舒晨苍白着一张脸,使劲的挣扎,眼泪不由自主的越流越多,她就快脏了,不再是属于络緈的舒晨了,怎么办。

蓦地,一张紧绷男性的脸庞映入眼帘。

‘络緈!’

‘住手!’他大吼,眼眶发红。

欧阳络緈大力的将地上的老男人拖起扔到另一边的地上。

‘你要干什么!不要乱来哦!我可是夏氏集团的董事长!你最好发放开我!’王世凯气红了老脸说。

‘董事长?!下地狱当你的董事长去吧!’

他怒火冲天的整个人跨坐在王世凯身上,拼命的挥动拳头,往他脸上揍!

夏舒晨拉着近乎破碎的衣服盖住裸露在空气外的肌肤,她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止不住的一直掉。

她看着欧阳络緈怒红了眼眶,发狂的在王世凯身上揍下一拳又一拳。

‘络緈,不要打了。’她沙哑着嗓音,弱弱的唤。

欧阳络緈停住了手上的动作,看向窝在角落边的女人。

他站起身跨步走到她面前,一声不吭的把她拦腰抱起。

没有人知道,当他在她办公楼下看见她害怕的身躯贴着落地窗时,他的心脏都快停止了,当他冲到办公室那刻,看见她泪流满面被一个禽兽压在身下时,他有多么恐惧,恐慌布满他全身差点让他不能动弹。

‘要是我明天下午还在夏氏的董事名单看到你的名字,我绝对让你身败名裂!’

临走前欧阳络緈不忘补上一脚。

奔驰车上,欧阳络緈绷着脸看也没有看她一眼,她拢了拢身上他丢给她的西装外套。

‘络緈。。。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’

‘明天起,你不用再到公司上班了,我会帮你跟夏伯伯申请调回台湾!’他狠狠的打断她的话,欧阳络緈不敢想象如果他没有到她公司楼下,那她会遇到什么样的对待!

‘我不同意!我还是会到公司!’她反驳。

‘你不要老是跟我唱反调!’

‘你不要命令我!’

‘蠢女人!’

‘霸道的男人!’虽然他救了她,她很感激,但不代表她必须听他的!

欧阳络緈抿唇不吭声,大力踩上油门,往自己位于纽约上山的别墅驶去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